山东新闻网 > 流行时尚 >

除了“李清照之父”他还是这样的李格非 第A14版:海右副刊 20201111期 济南时报

时间:2020-11-13 13:49 来源:未知  手机版

泽诺尼亚传奇2中文,非雪天不能读书,日本邮船



□新时报记者 徐敏
北宋文人李格非身上最明显的标签恐怕是“李清照之父”。因为有个千古第一才女、光芒太过耀眼的女儿,李格非个人的生平事迹反而不太为人所知。实际上,李格非是才思与样貌俱佳的青年才俊,文章受到苏轼赏识,位列苏门“后四学士”。作为一名官员,李格非也是嫉恶如仇、不畏强势,忠于自己内心的思想和主张。李格非营造的良好家风和教育环境,是成长出千古第一才女的重要土壤。
“俊警异甚”的青年学者
李格非字文叔,济南人,具体的生卒年份均不详。《宋史·李格非传》记载“卒年六十一”,根据他生平行事估算,可能大致生于宋仁宗庆历七年(1047)之后,卒于宋徽宗大观二年(1108)之后。
现所存史料中对李格非的生平事迹有大致的脉络记载。《宋史》本传云:“其幼时俊警异甚,有司方以诗赋取士,先生独用意经学,著《礼记说》至数十万言,遂登进士第。”古人为人作传往往惜墨如金,用字简练精准。这条记载中提到李格非“俊警”,可以理解为俊敏机警,可见青年时期的李格非意气风发,是一名才气与样貌俱佳的青年才子。北宋沿用唐制,以诗赋取士,但李格非喜欢在经学上下功夫,并最终成为一名知名学者。
回看李格非所处的历史时代,正是语文课本上“背诵天团”竞相争辉的时期。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的柳永(984—1053),婉约词的艺术风格已经炉火纯青,市井之间早已是“凡有井水处,皆能歌柳词”。同是婉约派词人的晏殊(991—1055)仕途几经浮沉后已官至宰相,他的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第七子晏几道(1030—1106),正是“金鞍美少年,去跃青骢马”的年纪。在后来的上千年中都堪称风华无双的苏轼(1037—1101),已经快要出落成一名清俊少年。而与李格非大致同龄的文人,则有黄庭坚、秦观等。可以说,李格非出生在一个文化最丰盈、繁盛的时代。
李清照在《上枢密韩公诗二首》诗序中称:“父祖皆出韩公门下。”李清照所提到的“韩公”正是韩琦。《宋史·韩琦传》载:“琦蚤有盛名,识量英伟,临事喜愠不见于色。论者以重厚比周勃,政事比姚崇。其为学士临边,年甫三十,天下已称为韩公。”韩琦为相十载,辅佐三朝,又擅词和书法,堪称一代名士。李格非出自其门下,自然受到了很好的熏陶。李清照晚年曾在诗中这样回忆自己的父亲和祖父:“嫠家父祖生齐鲁,位下名高人比数。当时稷下纵谈时,犹记人挥汗成雨。”
李格非中进士时大约30岁。仕途之初,他曾任冀州(今河北冀县)司户参军、试学官,后为郓州(今山东东平)教授。教授在北宋时是在州学设置的学官,负责该州考核学生、执行教规等事务,是清贫之职。宋代有兼职兼薪制度,郡守见他清贫,欲让他兼任其他官职,他断然谢绝,表现了廉洁清正的风节。
大约在李清照两岁时,也就是宋哲宗元祐元年(1086),李格非入京为官,任职于国家最高学府——太学,先后任太学录、太学正、太学博士等职。
与苏轼和同时代文人多有交往
在京任职期间,李格非曾从苏轼游,为苏门“后四学士”之一。《宋史》本传中称他“以文章受知于苏轼”。有学者考证,苏轼于元祐四年(1089)七月出知杭州到任,元祐六年二月以翰林学士承旨诏归,五月下旬抵京,八月出知颍州。据李清照研究专家徐培均《李清照年谱》,元祐六年“格非官太学博士,俄转校对秘书省黄本书籍”;“格非之任此职,当在本年十月哲宗驾幸太学之后”。由此推断,李格非为太学博士时苏轼正在京师,他“受知于苏轼”应该在这一年六至八月间。
至于李格非与苏轼交往的具体情况,现存史料中鲜有直接记载。宋代邵博《邵氏闻见后录》卷二十四载:“洛阳名公卿园林,为天下第一。裔夷以势役祝融回禄,尽取以去矣。予得李格非文叔《洛阳名园记》,读之至流涕。文叔出东坡之门,其文亦可观,如论‘且天下之治乱,候于洛阳之盛衰而知;洛阳之盛衰,候于园圃之废兴而得’,其知言哉!”邵博从李格非的名作,想到他是出于苏轼之门,也是在嘉许苏轼门生之才华。明人杨慎《词品》中说过:“廖正一,字明略,晚登苏东坡之门,公大奇之。时黄(庭坚)、秦(观)、晁(补之)、张(耒)号‘苏门四学士’,东坡待之厚,每来,必令侍妾朝云取密云龙(茶名)。家人以此知之。一日又命取密云龙,家人谓是四学士,窥之,乃廖明略也。”通过这一故事,可以看出苏轼对包括李格非在内的“后四学士”的礼遇情况。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。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shandongdonghui.com/liuxingshishang/246232.html

本文标签:李清照 苏轼 太学 宋史 记载

相关文章
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